發現自己的無知

摘自《人類大歷史》第十四章

不久之前,不論是科學家或任何人,都還不敢把話說得如此大膽。他們會說:「打敗死亡?!這話太誇張了。我們只是想醫好癌症、肺結核和阿茲海默症而已。」人們避談死亡,是因為這個目標似乎太虛無縹緲,為什麼要有不合理的盼望呢?然而,現在我們已經可以坦然承認:科學革命的一大計畫目標,就是要給予人類永恆的生命。如果覺得永生不死似乎還是太遙遠的目標,可以回想一下,我們現在的醫藥成就,早就是幾世紀以前絕對不敢想像的。1199年,獅心王理查一世不過是被箭射中了左肩。對今天的醫療來說,這不過是輕傷。但是在1199年,沒有抗生素,也沒有有效的殺菌方法,於是輕微的皮肉傷造成感染,形成壞疽。十二世紀的歐洲阻止壞疽的唯一方式就是截肢,但感染在肩膀上,連截肢也不可行。於是,壞疽就這樣在獅心王的身體裡蔓延,眾人無能為力。不過兩星期之後,他就在極度的痛苦中駕崩。

瞭解更多

一場永遠的革命

摘自《人類大歷史》第十八章

在非洲,事情遠遠不那麼樂觀。但就算在非洲,大多數衝突也只是內戰和政變。自從非洲國家在1960和1970年代贏得獨立之後,就極少有國家試圖征服彼此、取而代之。

在過去,如果有些相對平靜的年代(像是1871到1914年的歐洲),總是接著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戰事。但是現在不同了。原因就在於,真正的和平不該只是「現在沒有戰爭」,而是「不可能發生戰爭」。在過去,從來未曾有過真正的世界和平。譬如在1871到1914年間,歐洲各地的戰爭仍然是一觸即發,不管是軍隊、政治家或一般公民也都有這種心理準備。過去所有所謂的和平時期,都是如此的暗潮洶湧。國際政治過去的鐵則就說,「任何兩個相鄰的政體,都會有某種可能,讓他們在一年之內向對方宣戰」。像這樣的叢林法則,無論是在十九世紀晚期的歐洲、中世紀的歐洲、古代的中國、或古希臘,都同樣大行其道、屢屢成真。如果雅典和斯巴達在西元前450年達成和平,很可能在西元前449年就又打了起來。

瞭解更多

智人末日

摘自《人類大歷史》第二十章

所謂生物工程,指的是人類刻意進行在生物層次的干預行為,例如植入基因,目的在改變生物體的外形、能力、需求或欲望,以實現某些預設的文化概念。

少數哺乳動物也正在接受基因工程改造。酪農業一直得面對乳腺炎這項大敵,每年乳牛因此無法產乳的損失,高達數十億美元。科學家目前正在嘗試將乳牛基因改造,讓牛奶裡含有溶菌素,能夠攻擊造成乳腺炎的細菌。另外,最近健康意識抬頭,消費者不希望從火腿和培根吃到太多不健康脂肪,養豬業最近正在期待一種植入了蠕蟲基因的豬隻,這種基因能夠讓豬的脂肪酸從不健康的omega-6脂肪酸,轉為健康的omega-3脂肪酸。

瞭解更多